师者

teachers

陈爱玲:绘画随想

2015-04-21  责任编辑:赖婉芸

从拿起画笔至今已经有二十多年了,回想起来,当初跟许多同学、画友在一起学画画的日子总是那么单纯快乐,可是掰掰手指一算,至今能够坚持下来画画的人屈指可数,有的迫于生计半路改行,有的半途而废,这其中不乏当初悟性天分皆高的人,想来真是可惜。再联想到自己觉得真的是幸运。作为人类必备的精神食粮,绘画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贵族职业,曾有人调侃说艺术就是人们吃饱了撑得没事干弄出来的,这话有几分道理。在我学画画的时候家里经济还能支撑我的学业,毕业后又幸运地找到了一份爱好与事业一致的工作,我是多么幸运!要知道世界上有多少人每天从事着机械无聊没有任何兴致的工作,年复一年麻木地面对着枯燥的工作内容。所以我有的时候又觉得十分羞愧,觉得自己不够努力、不够上进,至今还没有一幅称得上完美的代表作,枉费了那么多年绘画上金钱和时间的积累。

7-1 《鱼》 陈爱玲

《鱼》 陈爱玲

很多中国人对职业的定义更多的是生存,而不是兴趣,他们几乎把职业和爱好完全分开,我则主张,生命只有一次,为什么不在有限的生命里做一些自己喜欢又擅长的事情呢?

当老师有七年了,小结一下教学上的心得。总有学生问我,什么是好的画?“好”的标准是什么?一个完全逼真的古典写实绘画如果和梵高那幅著名的《向日葵》放在一起,哪一个艺术价值更高?为什么毕加索的《哭泣的女人》把女人刻画得那么支离破碎,还让拍卖会上的人趋之若鹜?我只能回答你,只用技术作画,你永远只是一个画匠,你关注的是别人的眼光,你的思想、你的绘画永远在迎合别人。而使用情感画画,尊重你自己内心的表达,你会不断地激发自己无穷的创造力和想象力,因此绘画的价值就会随之体现出来。

有的学生问我,我的绘画基础薄弱,是不是怎么努力都赶不上那些画画基本功好的人呢?实际上,梵高从没有正规的学过美术,“现代绘画之父”塞尚和后印象派画家高更开始学画画时已经三十多岁了,还有许多其他的例子,不一一列举了。我的看法是,不论是从事绘画还是任何别的行业,要想做到极致,也就是在这一行业中成为佼佼者,态度是第一位的。要有专注的精神,每个人每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时,八小时睡眠,八小时工作(生存),剩下的八小时就看你如何去利用,将时间投资给了什么你就会收获什么。画画重要的不是技术上的问题,在绘画生活中,绘画思想要永远先于绘画技术。娴熟的技巧让人赞叹,但伟大的精神更让人瞻仰。技术和艺术并存,方能将想法和主题完美的体现出来。

还有更多的学生迷茫:“我今后会从事本专业吗?我们的专业有发展吗?我们现在学到的东西有用吗?”诸如此类的问题几乎是每一届学生都会问的。面对这样的问题我有许多无奈,其实在生活中我也是一直迷茫着,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,我现在做的事情我很喜欢,而且工作可以满足我的生存,这就足够了。现在的学生之所以迷茫是能力不够,当你的能力足够支撑自己的梦想时,就是不再迷茫的时候。“没有比漫无目的的彷徨更令人无法忍受的了”,做好当下的事情,未来和梦想会慢慢接近,慢慢实现。

身处在这么一个浮躁、诱惑颇多的环境,越能摒除杂念潜心画画,越能够收获到单纯的快乐,好的画家应该隐藏在画作之后,让人们欣赏绘画本身而不是画家自己。画者的态度,所要表达的想法都应该体现在画面上,很多人之所以没有办法一直在绘画的道路上坚持,还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对绘画还不够热爱。